每到大选前,这里的孩子都有被做成政客黑魔法祭品的危险… | 图文博客
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母婴育儿 > 正文

每到大选前,这里的孩子都有被做成政客黑魔法祭品的危险…

2018年04月10日 母婴育儿 ⁄ 共 4250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选举,
对很多人来说需要深思熟虑把票投给谁。
然而,
对于非洲塞拉利昂国家的小孩子和家长而言,到了大选前夕,他们的内心却只有恐惧。
一到快要选举的时候,家长们会必须变得格外小心自己孩子的安全,
因为他们担心自己的孩子 会被谋杀、被割下各种器官,用于做黑巫术,成全一些政客们的贪婪、欲望和野心...
而这样的担心一点也不多余,有许多实实在在的案例显示,
塞拉利昂的儿童们,在大选期间正面临着生死威胁....

2018年2月16日,当时距离塞拉利昂总统、议会、和地方选举只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了。
早上10点,住在塞拉利昂首都弗里敦市区的14岁的小女孩Mabinty Kamara,
穿着一条黑色及膝裙,灰色polo衫,正沿着一条岩石小路往上走,手里还拿着两个塑料小桶。
水井离她家的住处只有800米远,只需要穿过一个小山丘,沿着岩石走个几分钟,Mabinty就能取到水后回家。

家里,Mabinty25岁的姐姐Alimatu正在做家务,照顾更小的弟弟妹妹们,等着Mabinty回家。
等Alimatu把家里都打扫好,小孩子们都喂饱了后,几个小时过去了。
而Mabinty却迟迟没有回家。
Alimatu开始担心妹妹,在她看来,就算是平时淘气多在外面玩一会,这会儿也该回来了。
于是,Alimatu出门沿着小路开始找妹妹,大声喊着她的名字,去找她平日的小伙伴打听。
但是,在水井边上的女人们都说,今天一直没有见过Mabinty,她根本没来。
于是Alimatu只能四处去和街坊邻居打听。
找了几个小时都找不到后,慌乱的Alimatu意识到事情不对劲了,赶紧报警。
警察让她回家去等,一有消息就会通知她。
Alimatu一夜无眠,焦虑万分。
第二天起来后,又继续满城地找妹妹。
她从妹妹脸书上下载了照片,拿着照片到处去和陌生人们打听。

找了好几天,甚至翻遍首都附近的城郊,依然没有任何结果。
5天后,Alimatu突然接到一个邻居的电话:
你家妹妹找到了!
不过....
找到的是她的尸体。就在教育部后面的小巷子里!

Alimatu赶到现场时,立刻认出来了妹妹的黑裙子和灰上衣,还有两个打水的空瓶子。
而且,Marbinty的右脚从膝盖以下,都没了....
警察们随即逮捕了包括Alimatu在内的,从时间和场合上有可能作案的13个人。
但是经过一番调查,这13个人都没有明确的嫌疑,很快又都被保释出来,
关于凶手是谁,依然找不出个线索。

但是,在尸检的时候,经过病理学家Owiss Koroma医生检查后,
警察们发现:除了右腿,小Martiny的舌头、卵巢、肠子、子宫、输卵管和阴道也都被切除了。
而且,切除手法非常干净利落,看样子作案人非常有经验。
这不禁让警方和法医们联想到几个月前,与Marbinty非常类似的一个受害人。 几个月前,同样是在首都弗里敦的西城区,一个10岁的小女孩失踪了。
后来她的尸体被人发现时,是包裹在一层薄薄的塑料袋里。
她的左耳、左脚、左胳膊和阴道的一部分都割下了,作案的手法和Marbinty遭遇的非常相似。
难道这是一起连环凶杀案?
就在案情悬而未决时,一个月后,第三个被害人出现了。
这次,死者依然是个小孩子, 一个只有4岁的小孩。
尸体在塞拉利昂西部港口Loko的树林里被发现时,孩子被斩首了,
身上的器官除了肝脏,都被切除了 。
而操作的精细程度,让法医大为震惊:
不是专业的医生,有丰富的经验,是达不到这样的效果的.....
而第三具尸体发现的日期,是3月15日——
正是大选开始一天后,和周末投票正式结束前。

过去半年里,随着2018年3月塞拉利昂的大选将近, 儿童失踪案件的报案数量激增,
也还有很多没有被发现的尸体....

接连三起儿童被杀害的案件,诡异的作案手法,让媒体和警方都意识到: 这不是一起普通的连环谋杀案。
首先,死者们都是小孩子,案发的地点分散在全国几处,没有什么特别的规律;
其次,被杀害的孩子们,身体上都有各种器官被切除后消失了。
而这些器官,又不是普通的器官买卖黑市上会需要的一些肾脏之类的,
而是耳朵、舌头、脚部、生殖器等....
最后,最重要的一点是, 算上失踪儿童报案情况,类似的凶杀,都是在大选前和大选期间突增的.....
顿时,坊间传言四起,大家开始认为, 这些案件都是源于“邪恶的政客们同类相食的巫术仪式”:
原来,在塞拉利昂当地的巫术宗教中,流传着一种仪式:
吃掉或者献祭人体的某些部分,就能获得那部分相应的能力,甚至能够帮助人得到权势、财富,以及更多的力量。
这以形补形,吃啥补啥的观念,虽然荒谬,但依然有人相信。
比如,有些巫术里就认为,吃掉别人的舌头,就会拥有更好的口才。
而且,最可怕的是,巫术里还认为, 越是年龄小的小孩子,相比于成年人而言,就越有“力量”。
通过吃下被割下小孩的身体部分,就能很好地获得那部分相应的能力。

而现在正值大选期间,如果有参选的政客真的相信这些巫术传闻,
那么保不准,会因为贪婪和欲望,做出这些邪恶的谋杀案件....

这种对谋杀的猜测,也有学者专门调查后表示支持。
Adia Benton是美国芝加哥西北大学文化人类学教授,已经研究了塞拉利昂的同类相食仪式很多年了。
她认为,这种残忍的谋杀,在当地人看来是一种巫术谋杀仪式。
在大选期间,或者政府权力变动期间,往往就会激增。
2007年大选时候,儿童被害和失踪案件也是同样的上升了。
所以有理由怀疑,被害的儿童们,确实是因为这种巫术仪式,被一些政客杀害了。
而当地也有巫师表示,大选期间常常会有一些顾客,
跑来和他们说:我需要一个女人的胸部、需要一个什么什么样的器官...
因此,
那些对权力充满欲望,希望能凭着雄辩在选举中获得成功的;
希望能够维持住自己的权势,不因大选被边缘化的政客,
都是在调查此类案件时,民众心中值得怀疑的对象。
但是,怀疑归怀疑,要查案找证据又是另外一回事。
这类案件的破获非常艰难,以往的侦破案件参考性又不强。
因为在当地,最出名的类似案件中,真正找到凶手和破获的那桩, 却和大选无关,受害者也不是儿童。
2015年,一个叫做Clef的DJ被邀请到著名的药理学家Baimba Moy Foray家里参加派对。
事后,他的尸体被发现,他的生殖器、脚趾头、手指头和鼻子都没有了。
警方根据被切割的情况,逮捕了药理学家Baimba和他的助手。
法庭上他们被判有罪,最终由死刑改为终身无期徒刑。
但是这些儿童被害案件,却和DJ Clef的死不大一样。
根据法医鉴定, 很多孩子的直接死因,都是一氧化碳中毒...
如果真的是因为一氧化碳中毒而死,那之后的切除手术不过就是毁坏遗体等罪名,
想要往巫术仪式杀人方向调查,找起证据来,真的是无比艰难。

真相依然扑朔迷离,目前依然抓不到凶手。
警方只能通过各个社区的广播站,提醒家长们一定要看管好孩子,不能让他们单独外出。
全国人民顿时人心惶惶。
有的家庭条件好一些,能够随时有人跟着孩子,也算可以稍微安心一点;
有的孩子,从家到学校本来要走几公里路,但家里大人们实在没有办法随时接送的,也只能多多叮嘱孩子加倍小心,警惕任何陌生人;
最危险的,还是街道上那些无依无靠的流浪儿...
过去半个多月,已经有近25名儿童跑到弗里敦当地的儿童福利组织,寻求庇护。

其中就有一名12岁的孩子Abdul,表示自己险些也被谋杀:
Abdul有天爬到一户人家的屋顶,去捡一个不见了的足球;
但是房子的屋主抓住了他,并一口认定他是来偷东西的。
之后就把他关了起来,肆意打骂,就这样一直被折磨、虐待了几天。
Abdul本以为他们气消了后会放他走,但却无意间听到外面两兄弟的对话。
其中一个人说: 让我把他杀了,然后把你想要的部分都割下来,其他的就扔到塑料袋里去丢了。
这一句话吓坏了的Abdul,
当天晚上,他终于想尽办法逃了出来,并立刻跑到警察局去报案,寻求庇护。
但是Abdul这样的还算是幸运的,
那些没有逃跑的、没有找到的、依然还在失踪的孩子们,现在到底如何了呢?
这个问题光是想想,就让人觉得无比恐惧....
尽管国家都有法律规定,个人生命权利不受侵犯,
但在一些非洲国家,宗教仪式的杀戮和活人祭祀的做法仍在继续。
这些祭祀的目标可能是这个社会上最脆弱的一群人,像是残疾人、妇女和儿童,
他们在宗教仪式中被追捕、残害和谋杀...

在乌干达,就有报道称,儿童祭祀已经成了一项生意:
富人付钱给巫医,希望通过儿童献祭,来扩大自己的权势和财富。
在斯威士兰和利比里亚,
也都有报道指出,政客们涉嫌在宗教仪式中杀人,以此来提高他们在选举中的胜算。
为了阻止此类案件的发生,
2012年3月,塞拉利昂的传统治疗师联盟举行集会,表示反对宗教仪式杀人。
但是,虽然法律严令禁止,道德上强烈谴责,
类似的巫术仪式和案件,依然在发生,
案件的破获和罪犯的逮捕,看起来依然困难重重....
Ref:http://www.bbc.com/news/stories-43588465
http://hrbrief.org/2012/09/the-practice-of-ritual-killings-and-human-
sacrifice-in-africa/
http://www.thesierraleonetelegraph.com/alarming-rise-in-child-ritual-murder-
in-sierra-leone-as-government-withholds-funding-for-childrens-services/
--------------------------------------
Siouxsie柯西:靠这样期望上选的政客怎么可能会把国家带入富强??
Juichiang_Shih:之前我呆的那个区有一个小矿主,迷信杀掉自己女儿祭神,他的矿里才会挖出钻石,于是伙同自己的弟弟把自己亲生女儿给杀害并分尸,这是2015年的事情。2018年的总统大选,我依旧在这里,各种政党轮番上阵宣讲,可这背后有多少见不得人的东西,实在让人唏嘘。
風亭唳鹤:塞拉利昂是全世界有名的钻石产地,很多名贵的钻石都产自这里,这曾经引来邻国利比里亚的眼红招致了血腥的侵略和屠杀,小李子有一部电影《血钻》就讲的这个国家
燕染素:能参加大选,那也都是读过书的人,怎么这么愚昧,这样的人领导的了国家吗?
根红苗正野辛伽Venus:越贫穷落后 就越信这些玩意儿 封建社会是可怕的 更可怕的是现在还有些愚昧无知的人信这些 残害他人满足自己畸形的欲望
-greenpoets-:我的一位塞拉利昂同学天天都快为祖国愁死了
--------------------------------------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