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翻禁止堕胎!这场女性抗争几十年的终极之战,又泪目又燃! | 图文博客
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国际 > 正文

推翻禁止堕胎!这场女性抗争几十年的终极之战,又泪目又燃!

2018年06月01日 国际 ⁄ 共 8662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话说,
关于爱尔兰人的保守,曾有一个著名习俗,
爱尔兰人从3世纪起就禁止离婚,要求夫妻双方一旦决定结婚,就必须厮守到老,
到了20世纪,甚至还将“禁止离婚”以法律的形式规定下来,
爱尔兰,被人们称为一个结了婚就不允许离婚的国家....
这个“不让离婚”的保守传统,一直到1995年离婚合法化才宣告终结....
然而,很多时候,保守给爱尔兰人带来的,却并不是更多的幸福,
例如,
1993年,爱尔兰人才将同性恋除罪化...
而更让人吃惊的是,
一直以来,爱尔兰严格禁止堕胎,这让无数希望通过人流摆脱痛苦的女性饱受身心折磨...

就在昨天,
这个保守的国家,终于跨出了历史性的一步,
5月26日,爱尔兰关于废除禁止堕胎法令的投票结终于出炉,
爱尔兰民众以压倒性的票数推翻了著名的“禁止堕胎法案”——宪法第八条修正案!

这条法案规定,“女性只有在生命处于危险时,才允许实施堕胎”,
这条法律等于规定了,爱尔兰女性在强奸,乱伦等非自愿情况下怀孕,都是不能堕胎的,哪怕胎儿严重畸形也不允许堕胎....
如今,这条法案成为了历史,爱尔兰也从一个90年代才准许离婚的国家,
成为又一个法律明文规定准许女性堕胎的国家!



被誉为最保守的西方国家之一,爱尔兰人走过了一条无比艰难的路,在“堕胎合法化”的道路上,人们进行了数十年的抗争,甚至有人为此付出了血的代价...
这一切,让我们从头说起,
作为一个保守的天主教国家,早1861年,“故意中止怀孕”就被视为犯罪行为写入了爱尔兰当时的法律。
此后将近100多年里,爱尔兰人一直恪守这样的观念:
怀孕期间未出生的婴儿也是一条鲜活的生命,绝不可以人为夺去,无论出于什么原因,不管是强奸,乱伦,还是其他违背个人意志的原因,只要孕妇本人怀孕,自己或他人为其实施堕胎,都会被视为严重的犯罪行为。
这样的观念一直到持续到上世纪60年代,才终于有所动摇…
60年代起,世界范围内兴起了对女性堕胎权利的斗争与思考,
英国在1967年正式通过了堕胎合法化的法律...
而大洋彼岸的美国最高法院也在1973年历史性地在Roe v. Wade案中,判决怀孕女性Jane
Roe控告德州政府案胜诉,并裁定政府无权禁止人民堕胎,为推动美国部分州实现堕胎合法化的历史进程奠定了基础….
然而,在世界许多国家推动堕胎合法化,捍卫女性对身体自主权利潮流的影响下,
70年代,不少爱尔兰人也勇敢提出了女性堕胎自由的权利,然而,爱尔兰社会的保守依然超乎很多人的想象...
1983年9月,爱尔兰对于堕胎合法的论战达到了顶峰,爱尔兰政府推动了一项投票,启动对“是否允许堕胎”的法律认定,
投票结果,在高达67%的支持下,一会通过了宪法第八修正案,以法律的形式把“禁止堕胎”规定了下来...

第八条修正案规定:
未出生的婴儿享有和自然人一样的法律地位,和孕妇有同等的生命权,只要胎儿的心跳尚未停止,孕妇就不可以接受人工流产手术!

也等同于说,
女性在怀孕之后,无论孕育这个婴儿如何违背自己的意愿,如强奸,乱伦,如何影响身体健康,如胎儿严重畸形,已经到了伤害身体的地步,孕妇都不可以有任何流产的可能,甚至在某些极端情况下,意味着女性哪怕付出生命的代价,都要把婴儿生下来…
这样的禁止堕胎法案,几乎是当时世界上最严格的“反堕胎法”…
在第八条修正案通过之后不久,
许多爱尔兰的团体开始不遗余力地反对和斗争,为…
1992年,爱尔兰爆出了举世闻名的“X案件”,
一名媒体化名为X的14岁的少女遭到了邻居强奸,不久之后她发现自己怀孕了,因为年纪太小,更因为强奸造成的身心创伤,她不想也不能生下这个孩子,
于是她计划前往“堕胎”合法的英国去实施堕胎。
少女的家人在报警之后告诉了警察,他们决定带少女出国堕胎,并希望警方能提供协助,在少女堕胎之后为胎儿检验DNA,作为证明邻居强奸施暴导致少女怀孕的证据…
然而,让人万万没想到的是,警方不但拒绝为少女X提供帮助,反而指控少女及其家人计划堕胎的行为,
爱尔兰总检察长更是直接签发命令,禁止少女出国堕胎!
命令签发之后,身心遭受巨大痛苦的14岁少女几次尝试自杀….
案件曝光之后,
在爱尔兰社会引起了巨大轰动,
也引发了爱尔兰社会对堕胎问题的又一次激烈争论,
许多女性权益团体纷纷集会,表达对政府的强烈不满,坚决要求政府同意X前往国外堕胎,迫于舆论的巨大压力,最高法院推翻了之前检察官对X签发禁止前往英国堕胎的命令,
然而,在判决下来后不久,X还是因为巨大的身心压力而流产了…
人们纷纷走上街头, 表达对少女X的支持:
“我希望能知道你的名字,这样我就能对你说声’对不起’,身为一个爱尔兰人,我感到耻辱!”

“女性有权自己堕胎”!



1992年11月,民众发起了两场公投,
爱尔兰女性终于迎来了第一场胜利,
公投结果裁定:
爱尔兰公民前往国外堕胎合法!

据统计,
从1980年起,一共有17万爱尔兰女性离开爱尔兰前往其他国家堕胎…
尽管在爱尔兰国内,堕胎依然违法,但毕竟让女性多了一个选择….
20年间,不断有人为此抗争,
然而,那为堕胎问题划下红线的宪法第八条修正案经过数次讨论,其地位依旧牢不可动....
然而,谁也没想到的是,
让爱尔兰在堕胎问题上跨出决定性的一步,竟然是一位外国人….
2012年,在爱尔兰工作的,怀孕四个月的31岁的印度籍的牙科医生Savita Praveen
Halappanavar因为腹痛难忍,被紧急送往医院,当时的Halappanavar已经出现了小产的症状,她胎盘发炎,极有可能导致流产及败血症症状…

她痛疼难忍,恳求医生为她实施人流手术,
然而,医生却严肃地告诉她,你肚子里的婴儿还有心跳,我们不能为你做人流…
医生进一步解释到,
我们爱尔兰是一个天主教国家,法律规定得很明确,只要婴儿还有心跳,就不能为她实施人流手术,否则意味着犯法…
就这样,
拖了整整四天,Halappanavar肚子里的婴儿最终死在了腹中,医生们确定再也检测不到胎儿心跳了,这才给Halappanavar做手术...
然而,这个点已经错过了最佳的治疗时期,更可怕的是,Halappanavar腹中的死胎追踪造成了严重感染,
进而引发致命的败血症,Halappanavar就这样离开了人世!
Halappanavar的意外死亡再次引起了渲染大波,媒体纷纷报道了这一事件,
主治医生也证实,如果第一时间为Halappanavar实施堕胎手术,
她是有很大可能性能活下来的!
这一事件也引起了印度政府的关切,他们多次出面,向爱尔兰政府提出抗议。

事件在爱尔兰国内也引起了轩然大波,
人们纷纷走上街头表达强烈抗议,都柏林的大街小巷贴满了Halappanavar的头像…

Halappanavar的鲜血和生命终于唤醒了更多民众对女性堕胎权益的反思...
2013年,爱尔兰女性堕胎权利再次跨出了艰难的一步...
《2013孕期生命保障法案》出台,其中规定:
爱尔兰,当女性面临生命危险的情况下可以堕胎!
就这样,一步步,
爱尔兰民众用抗争在堕胎合法化的道路上艰难前行...
2016年,爱尔兰堕胎权利运动组织在驻伦敦大使馆组织抗议!

2017年,都柏林再次爆发游行....

2018年1月30日,经过几十年抗争,爱尔兰人终于迎来了“终极一战”,政府宣布,今年5月,爱尔兰全国启动对废除“第八条修正案”的全民公投!
如果5月25日的公投结果同意废除1982年和1992年的修正案,
那其中关于堕胎权部分的内容将变成政府可以提案,
在威胁母亲生命、紧急情况下、胎儿异常情况下,可以合法地终止妊娠。
而最最重要的是:
对于怀孕12周以内的胎儿,女性可以选择无条件地合法地进行妊娠。
这是一个划时代的进步!
经历了X少女案,Savita Halappanavar胎死腹中案,爱尔兰人终于走到了今天...
当考虑到天主教保守民众的态度,公投开始前,很多民调依然谨慎预测,这次公投支持和发对的双方,将势均力敌。
但是,民调结构没有料到的是,
为了爱尔兰堕胎法的这一战,爱尔兰人豁出去了!
很多在国外工作的爱尔兰人,都为了这次公投,他们从日本、澳大利亚、美国等地方,千里迢迢地回到祖国,投出自己宝贵的一票。
尤其是那些女性,她们团结在一起,迈出了跨时代的一步。
在都柏林机场,公投前的两天,可以看到有很多和Rachel一样,专门赶回来投票的女性。

他们大多数人都是自发的。
在机场,就有人发了一条推特说:
等待取行李的地方有将近35个从悉尼飞到都柏林的爱尔兰人,
大家大多数都是各自买票回来的,但是却意外地相聚在机场。
不用说话,大家都知道各自此行的目的都是一样的:
为了这次公投,投出自己重要的一票。

甚至可以说,这次公投,让爱尔兰人民之间变得更团结。
当Aiblhe Coleman从瑞典出发准备回爱尔兰时,一路上遇到了另外十多个和她一样准备回去的爱尔兰女生。
大家都在焦急地等待着她们的航班、火车、汽车等。
“对于处于一个充满危机的社会的所有女性而言,今天是与众不同的一天。
是时候对爱尔兰的女人多一些关爱和同理心了,是时候去改变了!”

虽然回家的路很远,旅途很疲惫,机票很贵,但是她们都不愿意错过这一次难得的机会:
“从河内到都柏林的机票要800欧元,超过20个小时。但是能够废除第八修正案的机会是无价的!”

居住在多伦多的28岁的Rachel DeNogla,也经过十几个小时的飞行, 虽然疲惫但是毫不犹疑地赶回了爱尔兰参加投票。
因为在她看来,这次投票不仅仅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千千万万的其他女性。
“我希望能回到爱尔兰,让我和未来的女儿、孙女、侄女们可以对我们自己的身体有选择权。”

Siobhan就从澳大利亚昆士兰飞到了都柏林,喝着茶克服着时差,
也不能减少一丝一毫她对这次公投的坚定:

Lauryn 从洛杉矶回到都柏林,全程超过5169英里。
但是为了在将来爱尔兰女性们, 能够有在自己家门口就获得终止妊娠方面的医疗救治 ,这一路她也觉得无怨无悔:

有些人担心航班会延误,导致自己来不及去投票,所以出发前还要准备好几个备选方案:
比如Eoin Byrne,他要计划至少在周五早上7:30到都柏林:
如果航班延误了,他还有14个小时的时间找的别的方法。
如果遇上堵车,那他也愿意走路过去。
没有任何借口和理由,他一定会回到他的祖国投出他的一票。

有些家庭,也因为这次投票变得更加紧密亲近。
长辈父母们在其中表现出对自己儿女的支持,也让人很感动:
有一位住在爱尔兰的父亲,为了欢迎自己从国外回来投票支持公投的女儿,
把家里院子里的广告牌,刷成了女儿参与的支持废除堕胎禁令的宣传标志。

还有的女生,一下飞机就在机场,就看到了自己的爸爸妈妈。
他们带着自己印有宣传标语的衣服,在机场等着自己,展现出无比的支持。

网友Dee就说,儿子住在都柏林,但是一大早就给她打电话说,
他已经坐早班的火车回来了。
他准备要叫上爸爸和妈妈,全家人一起在这次公投中投出支持票。

而在爱尔兰的人们,也为了欢迎千里迢迢从跟国外赶回来支持公投的人,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
比如,有人在网上明确表示,自己愿意给那些想从英国回爱尔兰投票,却担心旅途费用的人,支付路费:

的确也有很多年轻人,在其他人的帮助下回到了爱尔兰进行投票。
而这些支持他们的人,也无比激动地等待着自己资助的人,回到家乡,投出这重要的一票。

当Ciaran Gaffney一个人坐了13个小时的飞机,
先从布宜诺斯艾利斯飞到伦敦,再从从伦敦飞到都柏林的路上, 没有人知道他到底是回去干什么的 。
一开始,自己遭遇到的这种不被理解,让他感到有一点孤单。
但是他又转念一想, 那些在不得不从爱尔兰跑到别的国家寻求终止妊娠的医疗救治的女性们 , 又会是多么的无助呢?
不过,在行程的后半段航班上,他遇到了四个和他一样从国外赶回爱尔兰投票的人。
这让他备受鼓舞,觉得自己的行动都是有意义有价值的。

他们一路上的思考、相遇、互相激励,
都让他们对这场公投支持的态度的变得更加坚定。

但是,也有一些人虽然回来了,却没有投票权。
比如居住在澳大利亚的爱尔兰女生Brianna Parkins,也想回到都柏林去参与投票。
但是,爱尔兰侨民投票权只限于过去18个月内曾经回国爱尔兰的侨民们,Briannna上次回去已经是两年前了。
但是她还是和其他回去投票的小伙伴一起,回到了爱尔兰。
在场,也是一种帮助,她要用行动支持那些为了女性权益在奋斗的人。

更值得注意的是,在回国投票的人中,
也有相当一部分男性,他们中很多人也是支持废除堕胎禁令的。
甚至在"Home to vote"的活动同时,出现了 "men 4 yes" 的活动。
男人们不再把这件事情当做事不关己的一次投票,
他们关心并在乎着自己的每一票,对同属于这个国家的每一位女性未来的重要性。
有一位妈妈就在网上分享了她儿子的动人之举:
还是学生的儿子, 把自己原本用作过生日的所有钱都省下来 ,只为了买一张机票回国去投票。
他会和他的爸爸,为了他们的姐妹们,他的母亲,还有爱尔兰的所有女性,一起在这次公投中投支持票。

比如23岁的Ause Abdelhaq Braike,为了投票用12个小时的旅程赶回了爱尔兰,支持废除堕胎禁令:
“我之所以参与投票,是因为我觉得我的投票也是很重要的。”

还有31岁的Eoin Byrne,也是从英国利兹赶回爱尔兰进行投票:
“如果我不赶回来支持爱尔兰的女性们,我一定会无法原谅我自己。 爱尔兰女性们被剥夺了主宰自己身体的权利,这是我一生中第一次有机会去改变这种剥夺。
保守的爱尔兰势力并没有消失,但是这次公投是一次机会, 让我能和我的母亲、姐妹还有朋友们站在一起。”

又比如48岁的Sean OConnor,从美国波士顿飞回了都柏林,投出了自己“支持”的一票。
他说他希望这次投票能带来更富有同情心的法律,以减轻爱尔兰妇女们不得不忍受的痛苦。
所以他想要参与投票,尽其所能让 这个国家摆脱教会和那些道德说教者们的长期控制。

还有的男性,是怀着要对祖国做一些贡献的想法,回到了爱尔兰参与投票。
比如42岁的住在法国的Tady Walsh就认为,
他曾经错过了关于同性恋婚姻的公投,但是这次他不想错过。
因为他也有女儿,也有姐妹们,女性朋友们。
为了她们,他需要站出来投票。

他们都在网上参与了“Hometovote”(回家投票)的活动。
他们在社交媒体上晒出自己行程和投票态度,也使得这次的公投在网络上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力。
从这次Hometovote的活动中可以看到,不管是男性还是女性,不管是在海外还是国内,
爱尔兰的人民们,都对爱尔兰女性们的命运展现出极大的关注度和支持。
没有人是一座真正的孤岛,未来是掌握在每一个人的手中的。
而每一个人的每一票,都非常的重要。

但是,一直到投票结束前,爱尔兰时报IPSOS MRBI的民调结果显示:
只有44%的人说支持,32%的人说不支持,有一集24%人还不确定。
看上去支持和反对废除禁令的人,势均力敌,悬殊不是很大。
但是,在周五晚10点投票结束后,最新公布的两轮民调结果显示,
支持废除禁令的人的比例达到了68%,与之前的民调结果相差非常大。
而到了星期六,第一批宣布投票结果的选区之一:
都柏林的中心,有将近77%的人投了赞成票。
这并不让人感到意外,之前的民调中就认为城市中心的人思想相对更开放,所以会更支持废除堕胎禁令。
但是,即使是在原本的统计中,比较遵循传统和保守的选区Roscommon,
最后的投票结果也显示, 有57.46%的人选择了支持废除堕胎禁令。

要知道,在三年前爱尔兰关于同性婚姻合法化与否的投票中,
Roscommon是唯一一个投了反对票的选区。
而其他的农村选区, 比如Carlow/Kilkenny,也有63.5%的人投了赞成票。
截止到星期六下午16:21时,只剩下6个选区还没有公布结果了。
已有结果的选区都站在了支持废除堕胎禁令的一方。

最终,在昨天下午17:58,本次公投开始宣布结果。
首先,投票率确认为64.51%。
比2015年同性婚姻公投中60.5%的投票率还要高出3个百分点。
在爱尔兰全民公投中创下纪录,
下午18:15分,最终的投票结果出来了:
投票结果打破了公投开始前,所有关于这次投票双方将势均力敌的预测,
投票支持废除堕胎禁令的人达到了66.4%,共有1429981人;
投票反对废除堕胎禁令的人只占到33.6%,共有723632人。

YES!她们赢了!
当公投委员会的负责人Barry Ryan宣布结果后,守在都柏林城市广场上的人群沸腾了:
“是的我们做到了!”
支持者们的口号在人群中此起彼伏。

一些支持者们突然大哭起来,他们互相拥抱,互相欢呼着,喊着:
“你能相信吗!我们做到了!”

所有支持这场公投的人,都为了这个结果等待了太久。
那些因为“堕胎”而被污名化的人们,那些不得不远渡重洋去终止妊娠的人们,
那些在保守的堕胎法律影响下,被迫牺牲了自己一生的女性们,
为了这个结果都付出了太多了:

她们终于有机会,在自己的祖国,在自己的家乡获得对自己身体的支配权利。
在生育和怀孕的环节,被当做一个完整的拥有自主意志的人,为自己做出选择。

在废除对堕胎的严厉禁止的法律后,
不仅千千万万的爱尔兰女性可以在自己的家门口获得在生育方面最完整健全的医疗支持;
那些曾经出国寻求终止妊娠的女性们, 也不用在自己的国家像是犯过错一样被污名化了。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女性的自主意愿都不被尊重。
不管她们是不是自主意愿怀孕的,不管怀孕会给她们人生带来多大是灾难,
她们都不被允许正大光明地终止妊娠。
因为在被保守主义限制的法律和国家面前,相比于未出生的胎儿,她们的人生和生命显得就不那么重要了。
但是,现在她们和他们用自己的一票一票,改变了这种现状。
“现在,我们知道了,我们是重要的。”

对于很多为了女性权益奋斗了多年的人而言,
这一条路虽然漫长而艰难,但是从未被放弃。
支持废除禁令的“Together For Yes”运动的主席Orla O’Connor说,
这对爱尔兰女性而言是一个里程碑式的时刻,
是对原有的那个“把女人当做二等公民的爱尔兰”的一次打击。

而在都柏林城堡前,在挤满了成千上万的人的广场上庆祝的人群中,
还有一位重要的人物: 爱尔兰的现任总理Leo Varadkar。

作为支持废除堕胎禁止的人之一,这次投票也标志着爱尔兰的总理Leo Varadkar领导的政府的大胜。
虽然爱尔兰的主要政党的成员们,在此次公投中没有担任任何官方职位,但是他们依然可以以个人的身份参与投票。

在投票结果出来后,Varadkar在新闻发布上说:
“今天对爱尔兰来说,是历史性的一天。
一场静悄悄的革命已经发生了,这是一场伟大的民主行动。
自从妇女获得选举权来,已经有一百多年了。
今天我们终于宣布,我们相信并尊重女性们,在生育上的能够做出自主的决定和选择。
这是我们的选择,也是她们自己的选择。
几乎是每一个县、每一个选区,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
不管是哪个社会阶层、哪个年龄段的人,都投票同意废除这项(禁止堕胎)的修正案。
这也说明了,我们不是一个分裂的国家 。”

Leo的说法,也一定程度是得到了数据的支持。
最终结果显示,不仅有72.1%的女性投了支持票,也有 65.9% 的男性投了支持票。
虽然都柏林的城市地区支持率高到70%,但农村地区也有 63% 的支持率。
从年龄层来看,在只有65岁以上的选民群体,是唯一一个不支持废除该修正案的年龄群体。
从社会阶层来看,不管是中产阶层77%的支持率,还是工人阶层63%的支持率.
都反应出了在堕胎问题上, 爱尔兰“不是一个分裂的国家”说得并没有错 。

当然,也有反对废除堕胎禁令的人站出来说:
这是一个历史性的悲伤时刻,因为人们没有为最无助、最弱小的婴儿们考虑。

争议总是有的,但是爱尔兰人用一场并不尖锐的公投,
在这个问题上做出了选择,和世界上大多数发达国家达成了意见统一:
(下图是世界上不同国家对堕胎的态度:颜色越深,对堕胎的限制越严格。)

可以看到的是,在这场公投中,很多支持废除堕胎禁令法案的人,
都是有了孩子的妈妈们、爸爸们,甚至爷爷奶奶们。
对于她们而言,孩子的生命固然是重要的,他们当然也是爱孩子的。
但是正是因为爱,所以才会更想要去尊重,每一个人,对于自己身体和未来选择的权利。

爱孩子的人不管有没有堕胎禁止令,固然都是不会轻易放弃孩子的。
但是对那些在强奸、性虐待、乱伦中怀孕的受害者们,
以及那些先天不足有着严重的生理缺陷的胎儿们,
对于她们而言,原有的爱尔兰堕胎限制令,
就是把这些生育的“受害者”们堕胎的想法,等同于杀人一样,让他们没有任何选择。
即使自己和孩子都有大概率会在余生中痛苦不堪,依然只能依照法律去承受这些痛苦。
这样的做法,到底是一种对未出生的孩子的怜悯,还是对活着的女性们的一种残忍呢?
新的公投结果,至少给爱尔兰的女性们一次在自己的国家,
选择自己该怎么样处置自己身体的机会吧。

Ref:
http://www.bbc.com/news/world-europe-43961988
--------------------------------------棠隶:堕胎不应该提倡,但是绝对不可以禁止
金山水晶女孩:我呜呜呜呜,想起梨花女大的“姐姐来了”真的是历久弥新的感动啊
假装我有昵称了:"我希望能回到爱尔兰,让我未来的女儿,孙女,侄女们,可以对我们的身体有选择权”
江蕊秋:女孩子们团结起来,会有最温暖的力量
璐过今天:好棒呢
嗣兓:自己的身体自己不能做主也是非常惨的事情。今天才知道原来在爱尔兰堕胎这件事情竟然不是由自己做主的。
cc下小雨:想当年都是羡慕不允许离婚的…同时期还有一句你负责赚钱养家,我负责貌美如花的毒鸡汤
靴子猫-:莫名的燃!!!
………………………… 事儿君有品,
专为大家准备英国的各种值得推荐的好产品~
英国直邮,包邮包税~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



×